当前位置:重点文章推荐 -> 大法官文论

统一刑事司法标准 推进严格公正司法

——略论人民法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

作者: 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 沈德咏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30 10:09:32


    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《决定》明确指出,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。为保证司法公正,提高司法公信力,必须推进严格公正司法。“法令既行,纪律自正,则无不治之国,无不化之民。”就刑事审判而言,严格公正司法的核心,在于统一刑事司法标准,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案,将法律规定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。在四中全会《决定》的说明中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:“在司法实践中,存在办案人员对法庭审判重视不够,常常出现一些关键证据没有收集或者没有依法收集,进入庭审的案件没有达到‘案件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’的法定要求,使审判无法顺利进。”有鉴于此,中央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。人民法院要切实贯彻中央要求,统一刑事司法标准,发挥审判程序应有的制约、把关作用,促使侦查、审查起诉严格依法规范进行,适应法庭审判要求,破解妨碍司法公正的突出问题,坚守防范冤假错案的底线。以问题为导向,当前人民法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,要着力在实现“四个统一”、落实“四项原则”上下功夫,从而达到自律律人,实现统一刑事司法标准、确保严格公正司法的目标。

   一、统一证据采纳标准,严格落实证据裁判原则

   刑事诉讼法规定,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。这里所指的证据,有特定的含义和要求。根据证据裁判原则,只有具有证据能力的材料,才能在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。对于法律规定不具有证据能力的材料,即使客观真实、非常重要,也不能被采纳为诉讼证据,更谈不上作为定案的根据。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于2010年5月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和《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(以下简称“两个证据规定”),明确规定了各类证据的采纳标准,但在司法实践中,仍然经常出现非法取证或者取证不规范等问题,导致一些证据材料丧失证据能力。为严格落实证据裁判原则,避免不具有证据能力的材料进入法庭,有必要研究改变传统的证据审查方式,区分证据能力和证据证明力两个层次,严格执行法定的证据采纳标准,依法排除不具有证据能力的材料,引导和督促办案人员依法规范收集证据。

   一是要严格排除采用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。2012年刑事诉讼法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,对遏制刑讯逼供、非法取证发挥了积极作用。但由于法律规定较为原则,各部门对相关规定的理解和认识存有较大分歧,导致司法实践中存在非法证据认定难、排除难等问题,既影响法律实施效果,又埋下冤假错案隐患。根据中央要求,为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,最高人民法院正在会同有关部门起草规范性文件,进一步明确非法证据的范围和认定标准,细化非法证据的排除程序。要严格执行法律和有关规定,认真审查处理被告人方提出的排除非法证据申请,依法启动专门调查程序,坚持先行当庭调查原则,在法庭作出是否排除有关证据的决定前,不得对有关证据在法庭上宣读、质证;要积极引导控辩双方围绕取证合法性充分辩论,督促公诉机关举证证明取证合法性,办案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不得作为证明取证合法性的唯一根据;对于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,要敢于依法排除,是否排除有关证据的决定原则上应当当庭作出。要研究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,健全落实非法证据排除的法律制度,促使侦查办案实现由“抓人破案”到“证据定案”的转变。

   二是要严格排除不符合法律规范要求的证据。刑事诉讼法规定了法定证据种类,并对取证主体、程序和方式作出明确规定。司法实践中,对取证不符合法律规范的情形,办案单位经常以出具书面材料作出说明的方式加以弥补。一些涉及交通事故责任、内幕交易信息等专业问题的案件,相关行政管理部门通常出具认定材料作为定案的根据。此类材料不属于法定证据种类,不符合法律规范要求,能否作为证据使用存在不同认识,实践中做法不一。必须明确,对破案经过等说明材料涉及的定罪量刑事实,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,否则不能认定相关事实。对说明材料涉及的取证瑕疵,必要时应当由办案人员出庭作证,对证据来源及收集过程的疑问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,存在瑕疵的材料不得作为证据使用。对涉及专门问题的认定材料,应当作出符合法律要求的鉴定意见,必要时由专业人员出庭作证;相关认定材料缺乏专业依据,专业人员又不出庭作证的,该认定材料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。

   三是要严格执行法律明确规定的证据采纳规则。证据采纳方面存在的问题,有些与收集证据无关,完全是法庭未严格执行法律规定所致。例如,为促使鉴定人出庭作证,2012年刑事诉讼法规定,控辩双方对鉴定意见有异议,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,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。这是法律明确规定的证据采纳规则,没有任何裁量余地。但相当多的案件,对此类鉴定意见,鉴定人并未出庭作证,法庭仍然采纳作为证据使用。“徒法不足以自行”,“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”,这种做法直接违反法律规定,违背证据裁判和直接言词原则,长此以往,必将损害审判权威。根据中央要求,我们正在研究完善证人出庭制度,基本思路是确立直接言词原则,控辩双方对证人证言有异议,证人不出庭作证的,庭前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使用。如果法庭仍然采纳此类庭前证言,相关改革将徒劳无功。贯彻落实证据裁判原则,首要严格执行法律明确规定的证据采纳规则,如果连法院自身都不严格遵守法律规定,审判权威、严格公正司法就无从谈起。

   二、统一程序适用标准,严格落实繁简分流原则

无争议,则无证明。查明事实真相、解决两造争议,是审判的核心所在。强调诉讼以审判为中心,重视发挥庭审作用,并非要求所有案件一律适用标准化的普通审判程序。目前案多人少矛盾突出,司法资源紧张,应当严格落实繁简分流原则,繁者繁之,简者简之。要以解决争议为着眼点,研究设计适用于不同类型案件的审判程序。对被告人认罪案件,可以最大限度简化审判程序,及时高效审理,将有限的司法资源集中于被告人不认罪及其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,为实现程序精密化、推进庭审实质化创造有利条件。

   一是要注重发挥庭前准备程序的分流功能。法院受理公诉案件后,应当进行立案审查,确定是否符合开庭审判的条件,以及适用何种审判程序。1996年刑事诉讼法取消退回补充侦查制度后,受案法院对公诉仅进行程序性审查,一些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的案件随意进入审判程序,既浪费审判资源,又使法院面临定放两难的困境。如何改革完善法院立案审查制度,将审判程序防范冤假错案的关口提前,推动完善审前程序的案件分流机制,有待深入研究。可考虑借鉴德国刑事诉讼的中间程序,对事实证据存在明显问题,未达到法定证明标准的案件,裁定终止诉讼,不再进入审判程序。对决定开庭审判的案件,也要区分适用不同的审判程序,实行繁简分流。在现有制度框架下,有必要赋予庭前会议程序一定的实质功能,在庭前会议中解决各种程序性争议,强化控辩协商,被告人选择认罪的,可考虑适用简易程序;要通过庭前会议有效梳理争点,提高法庭调查和辩论的针对性,保证庭审集中持续高效进行。

    二是要坚持按照法律要求适用简易程序。2012年刑事诉讼法规定,对基层法院审理的被告人认罪案件,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判。立法目的在于扩大简易程序适用范围,以便将更多司法资源用于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审理。目前基层法院审理的案件,大多数属于被告人认罪案件,依法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,但目前基层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只占10%左右,简易程序的适用还存在较大空间,要下大力气研究解决制约简易程序适用的各种问题。目前部分地区法院正在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,这是一项重大改革举措,要深入总结试点经验,用好用足速裁程序,并以之为基础探索建立更加简易快捷的轻微案件审理程序。此外,一些轻罪案件侦查、起诉持续时间过长,仅强调审判快速进行,无法体现整个刑事程序的简易性,有必要推动建立轻罪案件迅速侦查、起诉制度,加快审前程序的进程。

三是要科学区分普通程序中的定罪量刑程序。量刑规范化改革,突出了量刑程序的重要性,但目前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,尚未实现定罪与量刑程序的有效分离。定罪与量刑程序合二为一,无论被告人是否认罪,审理程序没有实质差异,不利于节省司法资源,也不利于解决司法实践中重定罪、轻量刑的问题。定罪是量刑的前提,有必要科学区分普通程序中的定罪与量刑程序。对被告人认罪案件,法庭可以重点审理量刑问题。对被告人不认罪案件,法庭首先审理犯罪事实,依法认定被告人有罪的,则继续审理量刑事实,并依法作出量刑裁决;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,应当依法作出无罪判决。

    三、统一庭审规程标准,严格落实直接言词原则

    强调诉讼以审判为中心,一审庭审是重心,严格庭审规程是关键。在落实繁简分流原则基础上,对被告人不认罪案件,要通过精密规范的普通程序进行审理,真正做到“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,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,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”,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、认定证据、保护诉权、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目前,审判活动主要围绕案卷进行,法官在庭前查阅案卷,在庭审中核实案卷,最后又主要依据案卷形成裁判结果,庭审虚化的问题十分严重。要着力改变庭审以案卷为中心的司法痼疾,力戒庭审形式主义,通过规范化、实质化的庭审,严格落实直接言词原则,保证庭审成为确认和解决被告人罪责刑问题的决定性环节,促使侦查、起诉活动围绕庭审的规程标准进行。

   一是要严格规范举证质证程序。控辩双方向法庭举证,应当符合出示证据的要求。司法实践中,举证流于形式已成常态,笔录取代人证、图片取代实物、说明取代证据,案卷笔录在法庭上大行其道,真正的证据却被取而代之,被告人一方难以有效质证,法庭也难以发现和解决证据问题。这是庭审虚化的重要原因,也是法庭查明事实真相的主要障碍。要实现庭审实质化,必须摆脱对案卷笔录的依赖,严格落实直接言词原则。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,建立强制证人出庭等制度,但未限制庭前书面证言的使用,证人出庭率低的问题依然存在。我们强调证人出庭,并不是要求所有案件中的所有证人都要出庭,完善证人出庭制度,首先要明确应当出庭的证人范围。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,又存在争议的,原则上证人应当出庭。尽管法律规定法院可以审查证人出庭的必要性,但这种审查应当侧重于形式审查,只要控辩双方提出申请,原则上就应当通知证人出庭,必要时可以强制证人到庭;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,其庭前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。对物证、书证、视听资料等实物证据,以及技术侦查证据,都应当当庭出示,否则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。在充分举证的基础上,要坚持未经质证不得认证原则。法庭应当认真听取被告人一方质证意见,必要时可引导控辩双方进行辩论,当庭解决证据争议。质证程序不能机械地围绕证据“三性”问题展开,要优先解决证据能力争议,进而解决证据证明力问题。为避免质证流于形式,要避免“捆绑质证”,对重要证据要强调“一证一质”。对证据的证明力,应当结合案件具体情况,从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、证据之间的相互关系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。有些证据,例如技术侦查证据,原则上应当当庭出示原始证据,确实不能当庭质证的,也应当在庭外予以核实。庭外核实证据,要依法保障被告人质证权。有一个毒品案件的审理,对监听录音的文字记录进行当庭质证,在辩护律师参与下庭外核实监听录音,当被告人一方对录音真实性提出质疑时,还专门进行声纹鉴定,有效解决了证据争议。这种做法值得提倡。关于庭外核实证据的具体程序,需要认真研究并加以规范。

   二是要严格规范法庭辩论程序。法庭辩论作为法庭审理的独立阶段,是发现案件疑点、解决争议、查明事实的重要环节。司法实践中,证据质证阶段的分散辩论,与法庭辩论阶段的集中辩论,都会涉及证据问题,要妥善处理分散辩论与集中辩论的关系,既不能在证据质证阶段排斥分散辩论,也不能在集中辩论阶段排斥对有关证据发表补充质证意见。只要不是无关、重复的问题,在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阶段都可以进行充分辩论。在集中辩论阶段,要贯彻口头辩论原则,充分听取控辩双方意见。辩论不限于一问一答的单次辩论,可以进行补充辩论、多轮辩论。法庭辩论的规则,需要深入研究并加以规范。目前刑事案件辩护率较低,许多被告人缺乏辩护律师帮助,难以有效参与法庭辩论。有必要进一步扩大法律援助范围,探索建立被告人否认犯罪案件指定辩护制度。浙江等一些地方法院已在这方面作出有益尝试并取得良好效果。

   三是要严格规范法庭认证程序。认证是诉讼证明最后也是至关重要的环节。对证据证明力的审查判断,属于心证范畴。法官要想摆脱对案卷的依赖,必须重视对证据证明力的实质性审查。惟有如此,才能凸显法官的裁判主体地位。各类证据都有独特的证明价值,也有内在的错误风险。法官应当了解心理学、物证技术学和现代法庭科学等方面的基础知识,掌握各类证据的审查判断方法,通过庭审质证发现和解决证据问题。例如,对指纹、笔迹和DNA等鉴定意见,许多法官都只是进行形式审查,无法判断鉴定意见的科学性和准确性。如果懂得一些司法鉴定的同一认定理论,了解指纹纹线特征,熟悉笔迹书写习惯以及了解DNA遗传基本规律,将有助于对专业鉴定意见进行实质性审查。当然,对于复杂的专业鉴定意见,必要时可以通知鉴定人或者专家辅助人出庭,通过控辩双方充分质证、辩论,准确判断证据的证明价值。对证据证明力的判断,通常要结合案情和其他证据进行,有的当庭可能难以直接作出认证结论,但认证结论无论如何应当来自于庭审。在裁判文书中要公开法官的心证过程,充分说明认证理由。

    四、统一案件裁判标准,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

    刑事诉讼法规定,侦查终结、提起公诉、审判定罪,都应遵循“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”的证明标准。尽管法律规定的证明标准是统一的,但实际执行中往往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。一些办案人员没有依法全面收集和移送证据材料,导致进入庭审的案件没有达到法定证明标准,其中有的案件还是性质、后果严重,可能判处重刑甚至死刑的重大案件。对此类案件,法院强行下判,不仅不符合法律规定,还可能造成冤假错案;依法放人,又难以承受来自社会各方的巨大压力。这是长期以来疑罪从无原则难以落实,冤假错案时有发生的深层次原因。为切实防范冤假错案,办案人员应当树立办案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和庭审检验的理念,按照法庭裁判的标准,依法全面收集和移送证据材料,有效防止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的案件或者违反法定程序的案件“带病”进入审判程序,造成起点错、跟着错、错到底。

   一是要牢固树立现代刑事司法理念。刑事诉讼法规定,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,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。法院应当严格执行法律规定,依法独立、公正行使对案件事实和法律的判断权和裁决权。在审判过程中,要坚持司法中立原则,居中裁判、不偏不倚,不能带有追诉倾向,更不能无原则地迁就和配合。通过统一司法审判标准,努力促使检察机关严格履行法律规定的证明责任,推动完善检察机关对侦查取证的监督指导制度,从而提高审前程序办案质量。要高度重视被告人一方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,决不能置之不理或者简单驳回,应当按照规范的程序及时审查并依法作出处理,做到兼听则明,防止偏听偏信,保障程序公正。

    二是要严格执行法定证明标准。坚持疑罪从无原则,严格执行法定证明标准,   是防范冤假错案的唯一选择。疑罪从无不等于放纵犯罪,但否定疑罪从无就必然走上有罪推定的老路,与法治精神不符,也极易导致冤假错案发生。法官肩负最终的裁判职责,要深刻认识到裁判主体在事实认定中的崇高使命和重大责任。伴随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,审判责任制不断完善,在审判过程中是否严格执行法定证明标准,是衡量法官办案水平、确定审判责任的重要标尺。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是唯一的证明标准,在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以任何理由降低这一标准,要切实避免“理论上的高标准,实践中的低标准甚至无标准”。在定罪证据不足的情况下,不能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所谓“留有余地”的判决。要积极探索陪审制度改革,完善被告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,从而减轻法官在认定事实上面临的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三是要规范庭审环节撤回起诉的裁判程序。诉讼以审判为中心,强调的是司法审判的终局性和权威性。司法实践中,进入审判程序的公诉案件,法庭经过审判后认为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的,检察机关通常会要求撤回起诉。有的案件,法院准许撤回起诉后,检察机关简单补充证据,又再次提起公诉,这种程序回流现象严重影响法庭裁判的权威性,也是造成超期羁押的重要原因,而且有违相关国际公约的规定。为严格落实疑罪从无原则,促使侦查、起诉遵循法定证明标准,有必要研究解决撤回起诉不规范的问题,明确撤回起诉的适用范围、时间、效力和救济。现阶段可以考虑对已经开庭审理的案件,原则上不准许撤回起诉;证据不足、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,应当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。

   统一司法审判标准,明确庭审规程要求,推进严格公正司法,有助于促使侦查、起诉一体遵循统一的刑事司法标准,这是我们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基本思路和基本目标。为此,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审判理论研究,积极推进改革,更新司法理念,改进司法方式,优化职权配置,重构诉讼程序,逐步形成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格局,建立更加符合司法规律的刑事诉讼制度,努力实现“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”的目标。

第1页  共1页

文章出处:2015年《人民司法》第19期    

关闭窗口